4006-01-9999
您當前位置:首頁 > 申論頻道 > 教育

2020國考申論熱點范文:真正的教育公平,我們在路上

來源: 華圖教育2019-06-27 15:34

申論熱點材料閱讀

熱點概況

6月20日,華商報獨家報道,西安市雁塔區“中鐵尚都城幼兒園”看護點負責人“崔園長”在回應幼兒園收費為何不能降到普惠性幼兒園標準時表示:“我們學的是養天鵝的技術,我們不會去養豬。杜城村的村主任找我,要把村子里那些娃都送到這兒來,我不同意,因為這些孩子素質太低。我不是瞧不起城中村,比如說打工的子弟、賣菜的……我溝通不了!所以我說如果我降到1200,就會有批量的這樣的子弟進來……賣菜的、賣魚的。你會發現寶寶原來不會說陜西方言,然后接下來這塊魚龍混雜……”崔園長這席話一經媒體曝光,立刻令社交媒體炸開了窩。不過,當事人卻早有預料,“我講的是幼兒園教育界不敢講又想講的實話,如果媒體報道,會免費打廣告成‘網紅’,挺好。”面對如此突破底線的發言,實際情況卻真的如這位崔園長所說的,盡管有很多人對她表示了譴責,但很多家長卻在私下里非常認同她的說法。

據報道,這家幼兒園在園幼兒約300人,收費標準從1800元到1980元不等,在街道辦的備案收費又是1680元。因為收費標準混亂,所以當一些家長向西安市雁塔區教育局督導組反映情況后,區教育局工作人員通知園方,按照相關規定,“看護點”每月只能按照1200元標準收取保育費,園方拒絕執行,這才有了上面崔園長說的這些話。

值得注意的是,該幼兒園不單單是教育理念和收費標準存在問題。據報道,該幼兒園隸屬于陜西艾文靖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因無手續,實際上只是看護點,且由于沒有相關手續,導致園內沒有建設消防系統。而該園長崔某的回應更加“雷人”——“沒有手續的看護點又不只我們一家”。這顯然不是對孩子負責的態度。

6月23日,媒體確認,這名負責人已經被解聘。據當地相關負責人介紹,已聯系部門,近期將對該看護點進行專項整治。

申論熱點獨家模擬預測題及詳細解析

各方觀點

光明網:教育是階層晉升的核心通道,對底層群體來說,哪怕出身卑微,也希望子女能夠魚躍龍門。戴著有色眼鏡為高收費辯護,將底層排除在優質教育資源大門之外,抹殺其晉升夢想,很難想象如此言論會出自一個教育機構的負責人,它說明作為從業者想到的只是圈錢,而非教化育人。

東方網:學前教育是終身學習的開端,是國民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全社會理應實打實做好,而不是只是從中念“生意經”。

中國青年報:作為基礎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幼兒園是孩子們接受教育的第一個門檻,這位園長卻在這個門檻就對學生作出了“天鵝”與“豬”的云泥之別。如此給農村娃定標貼,何談人格?何談教育公平?何談教育情懷?

南方都市報:社會有分層是十分正常的現象,但教育的目的并不僅僅是競爭,更不是歧視他人。21世紀人才教育的核心素養包括獨立思考、溝通合作、批判性思維、自我控制和社會參與等幾個方面。可以說,沒有哪一個目標是要求孩子排斥他人、鄙視弱者的。

深度分析

(一)此次事件反映出的問題:

1.相關部門監管失察。

2.學生家長話語權不足。

3.公立學校資源緊張,無法面向底層群眾普惠式開放。

4.有些民辦學校辦學理念出現偏差,過度商業化,對學生生源功利化分類。

5.存在隱性政策、制度性區隔。

在城市化的過程中,由于戶籍壁壘的存在,農村娃往往無法和城里孩子享有同樣的優質教育資源,尤其是公立學校的學位。城鄉二元分割造成的區隔還不止于此,另一個典型問題是外來務工人員的子女就學。由于財政壓力問題,大城市為了避免教育資源緊張,往往會在供應時偏向戶籍人口。這種戶籍分割其實也是種需要改變“歧視”。

6.社會對教育存在誤解,認為教育是競爭激烈的賽道,考試名列前茅就意味著成功。

(二)解決此類問題的舉措:

1.要加強監管,做好扶持,明確補助標準。

2.推廣和鋪開普惠全民的教育,提高全民素質。

3.教育工作者應當恪守對待學生一視同仁的行為準則。

4.努力消除隱性的政策、制度性區隔。

5.政策制定者,公辦和民辦教育機構的從業者,都應該不斷向公眾普及“教育的首要目標是育人,要讓孩子學會做一個獨立、正直、負責任的公民”的正確教育理念。

參考文章

“有教無類”不是口號

“我們學的是養天鵝的技術,我們不會去養豬。杜城村的村主任找我,要把村子里那些娃都送到這兒來,我不同意,因為這些孩子素質太低。”近日,西安一幼兒園園長在解釋為什么不全面實施普惠收費時語出驚人,公然的社會歧視令輿論為之嘩然。“有教無類”不應只是口號。

“有教無類”的教育理念對于教育工作至關重要。2000多年前,孔子就提出了有教無類的教學主張,大意是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受到教育,不因為貧富、貴賤、智愚、善惡等原因把一些人排除在教育對象之外。這一主張一直延續到今天,而且早已深入人心,成為最基本的教育理念。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如今竟還有教育工作者搞社會歧視,違背“有教無類”的基本理念。可以明顯看到,在西安這家幼兒園園長眼中,學生有三六九等之分,而且充滿了對農村以及農村孩子的鄙夷。抱持這樣的教育理念,不可能公平對待每一個學生,也不可能在立德樹人上有所作為。惡之花只能開出惡之果,教育理念上錯了,就是在根子上錯了,必須將其清除出教師隊伍。

然而,現實生活中,“有教無類”的實現還存在很多問題。令人深思的是,該園長還聲稱:“我講的是幼兒教育界不敢講又想講的實話,如果媒體報道,會免費打廣告成為‘網紅’,挺好。”果真是這樣嗎?目前來看,她至少說對了一半,輿論幫她成了“網紅”,一個“根本不配為人師表”的“網紅”。至于她講的是不是幼兒教育界的實話,無法查證,但聯系到此前一些學校引起爭議的說法和做法,不免會發現確實有一些學校和老師與她的理念相同或相近。比如,此前某地中學校長微信聊天中,稱學校“原本的固定生源大多來自‘一低二多三無’的‘低收入,多孩子,無房無固定職業無教育規劃’的低層次家庭,嚴重缺乏前期基本行為和教養與基礎積淀,存在嚴重行為與知識缺陷”等語句;還有某地小學招生面試,學校竟要看家長的學歷證書,等等。雖然都沒有西安這家幼兒園園長講得赤裸裸,但也都曾引發指向教育功利化和社會歧視的質疑。

教育公平是社會公平的重要基礎。入學關乎教育起點公平,雖說教育均衡短期內還難以完全實現,但是在生源問題上決不能自我設限,尤其不能歧視和排斥農村學生和低收入家庭學生。長期以來,教育部門都在積極推動教育均衡化發展,在招生錄取方面也給予農村學生適當傾斜,但仍不排除一些學校尤其是好一點民辦學校對學生生源進行功利化分類。“有教無類”不是口號,這樣做已經突破了教育底線,甚至還有一些學校將辦教育當作辦企業,過度追名逐利,一味“擇富”“擇優”,早已忘記了教育的本質和責任。也許正是這一部分學校的存在,才讓西安這家幼兒園園長覺得自己說出了教育界不敢講又想講的實話。

學校作為教書育人的單位,不應該在教育理念上走偏,從而損害一部分人的受教育權,要把“有教無類”的教學理念內化于心,外化于行。

(來源:南方日報,有修改)

已閱讀28% 查看剩余內容
關鍵詞: 國考申論熱點教育公平 編輯:華圖教育
双色球复式最佳投注技巧